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爱语,精进,同事,布施,利行

 
 
 

日志

 
 
关于我

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在生命的状态里曾经用不同的精神面貌精力充沛的淋漓地活着,曾经叱咤风云。。。现在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而且要继续下去,在医院期间学习里许多医学知识(有著名的学者导师带领下)尤其是免疫方面的,考取了营养师,考取医师。

网易考拉推荐

望病人的脸色很重要。  

2012-04-05 19:08:15|  分类: 神经系统疾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望病人的脸色很重要。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望病人的脸色很重要。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望病人的脸色很重要。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望病人的脸色很重要。

 

例如脾虚的病人脸色一般萎黄(比中国人的黄皮肤更带一种黑色,有点象土黄色,没有光泽),体型较瘦,这时候就算不把脉,也能说出很多症状,例如容易乏力,大便不成型,特别是饮食稍有不慎更容易腹泻。有时候易怒(脾土不厚,肝火更大),这些人的大便往往前干后稀,发怒的时候肚子痛。某些脾虚的病人到了冬季特别怕冷。
例如一位女教师,身高中等,体型偏胖一点点(这年头胖瘦已经很难说了,每个人的标准都不一样),穿的比较保暖。脸形偏圆,眼裂较大,神态自如,甚至让人觉得她是这个诊室的常客(其实她是第一次来)。我初步判断她是半夏体质的人。然后她在主诉中说到时有口干恶心的症状,我就更确定了,因为“恶心”是“半夏体质”的重要指征之一,而且随着她的诉说,其肢体语言更加丰富。最重要的一点她说她喜欢做事前把每个环节步骤都想清楚,相当于“完美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这也是“半夏体质”的典型症状之一。

 

有时候当一个中医一边把脉一边说你的病情的时候,那些症状并不是完全靠把脉得出的结论。真正把脉的时候他是不说话的,我觉得是这样(可能我的把脉功力不够,我是无法一边把脉一边和病人聊天的)。那他是怎么知道你的症状的呢?除了结合上面我所说的外,有些病人一坐下就说:你给我把把脉。这些人往往容易多想,多想的人往往精神抑郁,抑郁的人往往容易失眠。而且一般失眠的人的指甲往往不平整,有细细的凹凸竖纹,严重者更明显,有些甚至有凹陷,所以有时候光是看病人指甲我就能知道他是不是失眠。有些病人的小太阳呈粉红色,基本上有糖尿病的倾向。有些病人指甲泛白,相当于气血亏损,这种人怕冷,易感冒。有些人小太阳都没有,营养不及格。我有时候还给病人看掌纹,有一次给个老太太看,我说你的胃不好,可能有胃溃疡。然后一翻她的病历,果然有胃溃疡。

柴胡体质可以是一种先天体质,或者在小时候表现为桂枝体质,长大后逐渐发展为柴胡体质(所以儿童感冒有一种以柴胡桂枝汤效果非常好,这种小孩童年有桂枝体质的性格中的执拗,长大后会演变为一种领袖气质的果决,如果往病理发展有可能是偏执,比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证。)黄芪体质先天性的很少,在中老年年龄段比较多见,是经过岁月消磨过后,逐渐由其他体质发展来的,桂枝体质长大后也有发展为黄芪体质的可能(从中医理论来看,两种都属于表虚型,故桂枝黄芪常常同用,其演变的路线和趋势与性格、生活习惯等各方面相关。)
柴胡和桂枝体质是非常常见的两种体质类型,我个人认为两种类型最主要的区别在于肌肉主导型和结缔组织主导型。
柴胡体质是肌肉主导型,说刘翔那张坚毅的脸,是柴胡体质的典型,这个例子很能说明问题。这种人对外界反应(不管是有形还是无形的变化)非常机敏(所以典型的程度达到了世界冠军),甚至是自己的显意识还没有反应的时候,身体已经有了反应,表现为肌肉的收缩,所以在整个柴胡类方中,胸胁征都是重要的参考指标。这种胸腹肌的紧张,有时候是病人可以觉察的,有时候是病人不能觉察的。门诊曾见过一个顽固失眠用血府逐瘀汤获效的女性患者,她服药后的体会是觉得自己全身都松散了。我的一个师弟也是一个典型的柴胡人,他常常早上起来觉心下痞闷不舒。自己服用四逆散6g/次,那种痞闷不舒感迅速缓解,整个人都觉得很舒服。随着肌肉的收缩,血管也会相应收缩,所以柴胡人常常四肢冰冷,这种冰冷不是阳虚,中医称之为“阳郁”,黄煌老师经常打的一个比方是,这种情况就像一碗上面盖着厚油的热鸡汤,表面上看,上面飘着的油是冷的,甚至不冒一丝热气,但是其实里面是热的,热郁里面,散不出来。由于这些特征,柴胡人常见的临床表现是气滞和血瘀。而胃肠道功能的紊乱也与这种紧张性的收缩有关,所以解郁汤(四逆散合半夏厚朴汤)对这类人的溃疡性结肠炎、习惯性腹痛腹泻有很好的效果。

 

黄芪体质是结缔组织主导型(或不活跃肌肉主导型),《金匮要略》的描述是,“尊荣人,骨弱肌肤盛。”这种人生活优雅安闲,营养过剩,懒于运动,不需要像丛林中的猎豹一样,随时对外界保持机敏,身上都是松软的肥肉,血管也不好了,都软塌塌的。形象一点说就是整个人从内到外都懈怠了。这种人中医描述为气虚。黄芪为补药之长,并非是黄芪本身像葡萄糖一样提供能量,而是它增强了人体的代谢状态,调动了那些“结缔组织”或“不活跃肌肉”的能量代谢,大华师兄认为黄芪“能够促进肝脏对白蛋白的合成,从而提升血浆白蛋白浓度,纠正低蛋白血症。恢复血浆胶体渗透压,把血管多与水分‘吸入’血管内,再由肾脏排出,最终达到消肿的目的。这条途径的前提是肝功能必须正常,如果肝功能障碍或完全丧失,如肝硬化失代偿阶段,即使使用大量黄芪恐怕也不会合成白蛋白,传说当年陆仲安用大剂量黄芪治疗胡适的糖尿病肾病水肿,收到满意疗效,后来又用大剂量黄芪治疗孙中山肝腹水却失败遭谤。前者是通过促进肝脏合成白蛋白,使白蛋白‘生产’超过‘丢失’,从而维持血浆白蛋白在一定浓度而实现消肿。后者肝脏已经丧失了合成白蛋白的能力,任凭人为地提供多少原料也无法让‘坏机器’多出‘产品’,相反,门静脉高压使得消化道瘀血,服用大剂量黄芪反倒加重胃肠负担而造成不适,此时的消肿之劳应该补充外源性白蛋白。糖果陆仲安早知道其中道道,恐怕是不会这么干了。” 简单地说,黄芪可以促进人体的正氮平衡,当然,这种促进是有条件限制的,需要其基本的零部件完好。同理我们可以理解黄芪的“托疮生肌”和当归补血汤的“有形之血生于无形之气。”

黄芪的补气作用,常常解释为能量代谢改善作用。我有一比喻:黄芪没有什么高能量物质,所以不能当新能源利用。气虚证好比加满汽油的轿车里发动机点不着火,汽油的能量就发不出来,黄芪只是帮助燃烧的。
黄芪体质的人也容易血瘀,我们临床中也常常与桂枝茯苓丸合用,黄煌老师还常常与他的四味健步汤合用(丹参、石斛、牛膝、赤芍),但他们的血瘀不是肌肉、血管收缩的通路不畅,而是血管状态都不好了,由“松弛”而引起的。所以我们往往再加上桂枝、肉桂合用,振奋其心脑血管功能。把黄芪和柴胡体质的差别搞明白,就不难理解朱丹溪的两则病案了,柴胡体质身上没有黄芪的靶点,吃了会胀肚子;黄芪体质身上没有柴胡的目标,吃了就没有效果


  评论这张
 
阅读(26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