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爱语,精进,同事,布施,利行

 
 
 

日志

 
 
关于我

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在生命的状态里曾经用不同的精神面貌精力充沛的淋漓地活着,曾经叱咤风云。。。现在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而且要继续下去,在医院期间学习里许多医学知识(有著名的学者导师带领下)尤其是免疫方面的,考取了营养师,考取医师。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03月18日  

2012-03-18 12:27: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经常忽略那些疼爱我的人,却疼爱着那些忽略我的人。

日常,是一切生活的根。日常,是日日的日日,寻常的寻常,是色香味的钵,身语意的灶,是丝丝线线尘尘埃埃的小喜悦小幸福,需妙手慧心匍匐于昼夜明暗风雨阴晴里,方能织就生活这袭大锦。

本不喜欢,如今享受着,洗锅刷碗吃罢饭,且就着那烁烁日光或如豆小灯,在皂香隐隐里洗洗素常的衣物鞋袜,宛若洗戳自己经世渐生的浊尘与疲垢。

从前的我,喜欢的是将洗好的衣物一件件挂满窗前的衣架子,红红绿绿的,黑黑白白的,里里外外的,长长短短的,在阳光下亦或灯影里滴答着小水,嘀嗒,嘀-嗒,嘀----嗒。那水滴落地之声原是这世上最优美最恬静的音律。等一半日衣物干了,发现有开线掉钮扣的就上针缝缝,若没有就撑个衣架子让其一排排站立在柜子里,或一一叠成豆腐块,把脸深深埋进去嗅嗅,有阳光的味道,好闻极了。那时,如果境况允许,在那暮色深浓或霓虹四起后,再与那唤作爱亦或唤作伴的人,大打哑谜磨磨牙猜猜谜聊聊天,或窝在沙发里看看电视,或下楼走走散散小步,真真是妙不当言。洗衣。做饭。带玲珑,呵呵,前辈人一路这样走来。虽受上天眷顾免去一差,亦不敢轻浮慢待了隶属自己昼夜。任谁说这样的生活颓废也罢庸碌也好,自觉着那些采菊东篱小桥流水般如诗似画的日子毕竟少之又少,试想,人一生哪有那么多的刺激浪漫莺歌燕舞,丰盛饱满的俗世生活就需要这看似寡淡不精的日常琐碎来填充包裹补挫。日常,是此刻捧在手心里的半杯温热白水,细细咂,有隐隐的香。

 

这里能去的只有4或5公里之外唤作朝阳大市场的地方,每周如约,拎着置买在手的东东西西一路穿过两旁拥挤密集的摊。虽说是粘苞米或者烤地瓜,鲜亮的色彩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烁光芒诱人垂涎。卖水果的小商贩绷着青筋脉脉的喉管,喊声此起披伏一浪高过一浪。生活若在此时论,可以说是雄赳赳气昂昂高亢有力,可又有谁知那背转过身的暗暗苦涩与艰辛呢。心下偷偷估摸着自己如果还能够在拎得动一些物品,就买几个喜欢吃的吧。于是付钱,拿物,转身便出了这个冗杂的繁华世间。不论是大世或小市,总有些人是活在边缘的。在市场的街口处就有一位身形低矮消瘦头发花白的老婆婆,看似年龄不甚长,却被生活操磨成一张老弓。她总是怯怯的将一辆破旧小推车停在路的最边缘。车上杂乱无序的摆放着杂物,她的生意看似不怎么红火。也许与一切矫揉造作华而不实的物象不同,日常的东西表象多是粗糙的,琐碎的,棱棱角角丑丑陋陋的,却沉实着无限的暖。于是每次路过都会买一些可用着的简易日用品,和格调品味大相径庭,可是踏实,并不是要肆意自己有多么的悲天悯生怜老惜幼,只是觉着心里喜欢就做了。她总是一脸温暖的笑,将整个干叟叟的面部折挤成皮的经纬肉的沟壑,眼神却十分干净。当接过她找出来的零钱时会故意碰一下那双手,粗糙,干裂,却颤微微的亲切,若自己的姥姥。

这个菜市场像记忆里乡镇街市中心的那家最大的供销社,感觉极是亲切,且所售生活物品琳琅满目一应俱全。它虽面积不算很大却在室内陈列出有好几条单独分类的巷子。

禽肉巷子里到处可见肉砌几案,鱼跃槽池。卖鱼的老板一身水雾,用一个大网勺不停的搅动着池水,那些大大小小的各色鱼儿招摇着肥硕身体随波翻滚。肉摊的操刀师傅每个都系上油滋滋的长围裙,手起刀落间便见肉块已上称,几斤几两几毛一应而生。动作老道熟练且优美。那道肉巷子里总是熙熙攘攘人满为患。菜巷子里亦是吆五喝六一派繁忙。小葱扎成不大不小的捆,宛若束起的细细马尾。油菜顺向码放,白梆绿叶一目了然。各色小蘑菇堆满货台,远远望去倒像邻居大娘刚出窝的小雏鸡。长芹。短笋。红辣椒。白粉条。一筐一筐的土豆白菜。经常伸手捡了三个柿子椒,两个胡萝卜,一把小芫荽,再称上点嫩嫩的豆苗,自己已经感觉到成品做出时的极香。可以说整个市场最怕去的就是干果调味品的巷子,那冲鼻的胡椒粉呛得人眼辣眼辣的。紧走几步便转了弯,调料尖辣的味道便淡出了鼻腔。随着脚步的挪移,继而却扑来一股一股的愈来愈浓的酒香。再行上几步便看见一家小酒坊,大坛大坛的老土瓷瓮排成整齐的列队像是迎亲,瓮顶上塞水红绸子的酒塞子,一根长长的打酒的瓠子挂在外耳上,似有残留的酒滴在水泥地面上。还没来得急细细品啜那入鼻的一股酒香时,便会不由得想起那三碗不过岗醉拳打死猛虎的水浒英雄来,配着这周身如浪袭卷的嘈嘈杂杂吵吵闹闹,好一派义气腾腾的酒烈江湖,在这酒家的方寸天地里铺陈开来。虽不饮酒却常会驻足流连于此,喜欢看那些个饶有气氛的坛坛罐罐,且总能从中遐想出一片风起云涌的暗暗乾坤来。于此地再转过去几步还有卖日化的,卖文具的。卖钉子锁头的。熙攘攘,乱哄哄。男的女的,胖的瘦的,你推我搡,人迹潦草过,便见那台前柜后零零乱乱狼藉满地,却是需要人日日光顾的市井烟火味道浓烈的日常。

若说起来,菜市场可算是最烟火最日常的地方了。品味着日常,常日品味着我。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