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爱语,精进,同事,布施,利行

 
 
 

日志

 
 
关于我

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在生命的状态里曾经用不同的精神面貌精力充沛的淋漓地活着,曾经叱咤风云。。。现在是一个生命的奇迹而且要继续下去,在医院期间学习里许多医学知识(有著名的学者导师带领下)尤其是免疫方面的,考取了营养师,考取医师。

网易考拉推荐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2012-12-17 17:40:47|  分类: 抗癌心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香格里拉·抗癌中心的梦想 - 刺儿头 - 抗癌排头兵当归自在

 1.

终发现,天地如此之宽,可留己处,竟只不过是一杯小小的茶里。

许多信息赶来,让我知道大家都很惦念我,回忆录在赶制过程中,灯光下有一杯残茶,在这文章开始之前,我的唇,接触过它的醇香。桌边,文殊兰一直静谧的站在那里望着我,一个焦躁的人,想扯开嘴边的裂开的皮肤,写出这种语言真好,那是一种彻底地表达!它们不再是小心翼翼地吐露出那金黄的细小花蕊,不用微小与轻盈诉说,而是充满执着与坚定。残念。

夜幕未降之时,天空有云如白雀开屏,旖旎壮观。云散尽,夜潜入。不愿再提笔的我,终将推开那扇沉重的铁门,打开夜色,月华如练,想来湖面上一定是一幅薄雾轻拢的水墨在作画人的素笔下缱绻晕染。我静坐在夜色里,煮水品茶。把一束生菜放到近前,也算是绿色献给这夜,所有的等候,呈现的是藏于内心深处的一种朴素的美丽。我静坐在夜色里,心,听到一种生命逝去前的悲怆吟诵。白日里偶尔的原因,我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咔的声音把我从悲怆中惊醒。是哪个生灵躲在暗处偷窥,不小心发出这一声轻响?我左右环顾,无影无息。我顿悟,这美妙轻盈的声音来自于竹子。那一定是两片已完全枯萎干燥的叶子,选择在这个月华如水的静夜坠入尘埃,附着在岁月的一端。心,听到了这空灵纯粹的落的声音。嗯!这样的声音,我要深刻地把它收录在脑海里。如若这个有清亮的月笼罩的夜晚可以变成一块白色石头,我想把这声音刻录在沉默的石头里,到晚年,做成我美丽坚固的墓碑。那时,或许我不会太孤单,或许还可以再拿起笔,重新写一写月光夜色,落叶。最好,来壶茶,怀念一些只与茶有关的温暖往事。。。。。。子时未过,紫气东来,沏上一壶茶,就着生洋葱香,品啜,一直品成一帧泛着怀旧色调的画,挂在冬夜的一端上。一念间,风过,杯内残茶微漾涟漪,虽少了袅袅升腾的氤氲雾气,却见杯底里一双深褐色的眼,深邃情浓。忍不住,掬起它,含一口在嘴里,想重新给它温度,像亲吻心上人一样,深爱它。竟然,残茶亦懂我心,在我酌它入喉的时候,那身姿柔润了,宛如一首醉人的诗。冬夜,没有冰冷的温度,品茶,何等次第!这是一个无人会打扰的夜。白日里,我逆着光,走在那一片梧桐树下,光的暗影模糊了我的面容,最好,看到的只是我身体的一个轮廓。曾经也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崔永元说:得抑郁症的人,基本上都是天才。如果真是那样,天才也是可悲的,这样的天才不当也罢! 

想蜷起身子,卧在一杯残茶里,如果上天垂怜,许一夜的月光,相拥到天明,迎着晓风,倾听迤逦鸟鸣,那将会是怎样抒情的一个冬日之晨?终发现,天地如此之宽,可留己处,竟只不过是一杯小小的茶里。残茶不残,残念不念。选择一朵沉默的三七花,附上我的残念,沿着杯身,滑向冬的灵魂深处。

 

2.

这个清晨,我穿过薄凉薄凉的空气,赶在小雪之前,来看一看这些还在奔跑的最后一片稻子。是谁出卖了那一片青绿?在几阵风来几阵风去的时候,我的眉眼间铺上一片稻黄。这已是南方的初冬。这个早晨,一个女人蹲在水边浣衣,几丛青竹披着冬阳的外衫,两只白鸟噗噗地掠过水面,掠过青竹,飞向金黄的稻田。这个时候,我真需要一把镰刀。镰刀在骨感而粗糙的指间透着饱满的阳光!挥舞着镰刀的农人,他们一次次地弯腰,如沉甸的稻穗,是对大地最虔诚的膜拜。稻子啊,痛并快乐地在镰刀的挥舞中奔跑!留下一排排整齐的稻茬笃定地扎在田野里,这是农人的图腾,等着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来将它覆盖。我的影子在稻田上奔跑。与稻子一起奔跑。跑到岁月的一端,躺在蓬松松的稻草堆上,晒着太阳,翘着小二郎腿,唱着一首诗一般抒情的歌曲: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一直渴望有一个高高的稻草堆的童年。童年里,喊声传来,回家吃饭啦!我热爱那一种温暖无忧的童年。岁月走到了童年之外,我听到,娘叫我回家起炉煮茶。

这个清晨,我穿过薄凉薄凉的空气,赶在小雪之前,来看一看这些还在奔跑的最后一片稻子。老茶确实老得很有岁月感,历久醇香,汤色如酒,茶韵沉淀在这个初冬里的一束稻穗旁,深邃内敛。饮一口茶,便想起一个人。我以一颗洁净的心,再唱起童年里的那首歌。此时,我唱,谁听?娘已在天堂。白鸟飞到了记忆里,稻子奔跑在了记忆里。一颗稻谷抽离稻穗,完成了一次对生命最淋漓尽致的阐述。老茶,思念,亦如此。如此!稻黄茶醇,这是大地滋养出的这一季最温暖的记忆。

3.

人活着的时间是那么的有限,而死去却是永久永久。在我们活着的时候,过好当下的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哭过了,擦干眼泪就没事了。母亲的事情我基本办理完毕,心空了,敲字时,伴随我的是落下点点白皮由曾经的伤口出挣裂开来的,看着自己拍得照片,右边是一棵银杏,它直指蓝天,不惊不宠,由青到绿,由绿再到金黄,最后在风的肆虐下落土,等待轮回。聚散终有时。银杏叶被风绝决带走,留下杯对影伤离别。杯中茶已是冰冷,我倒了它,上车,关紧窗户。窗外的风继续一阵接一阵地吹过,吹得银杏树上的叶子一叶接一叶地飘落。风起兮,何时息兮?叶落兮,何时归兮?吹一曲李叔同的送别,为离愁。转身,掉头,告别山头,我不想在黄昏那忧郁的色调里下山。绕过一个个美丽的山坡,再绕过那座寺庙,路上车辆行人难得稀寥。阳光在路旁茂盛的常青树里穿梭,在这里,我暂时忘了冬的萧瑟。路边,一僧人背着一个包,拖着一个行李箱,他低着头,若有所思地走着。他身着僧衣的背影在光影下显得有些突兀。僧衣,那是黄泥土的颜色。有些念头真的是突如其来。俗人就是俗人,想的尽是俗事。趁着他还未走过那道弯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还是赶紧拿起相机拍一张吧。未果,不想了,行僧,一个孤独的背影,就这样留在了午后的时光里。不是我的相机里,我又不急着下山了,于是在属于自己的这个狭小的空间里,再喝上最后一杯茶吧。我安静地坐着,因为驻地坐落在植物园里,落地窗子,它关不住太阳。也管不住我的绿色。

我眯起眼,想着银杏叶与杯在天地间那带着禅意的画面,我留恋这样的时光呀!有人说:禅不是任何一种宗教,它只是一种方法,教人清空自己,安住在当下。而我,总是难以真正清空自己的内心,也只有趁着这个有着充足阳光的冬日午后,暂抛心事,好好享受这里的一景一物罢。最终,还是要下山的。在这些干净,空灵,温暖,恬静而又不失自然况味的音乐里下山,这个当下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享受!融入喧嚣。

4.

若是可能,抗癌疗养中心一定会建成,那里,终年,溪流盎然,皱菊茂盛,杨柳堆烟,藤蔓植物攀着灰白的古墙,渐渐远去。晨露里,拈心间不绝于缕的眷恋,反反复复的沉睡或者沦陷。仿佛是眉间绽放的忧伤,是光阴里的一曲挽歌,常在梦里惊鸿而来。自小便渴望见到那一方山水,后来终是跋山涉水,一路踏花而行,终是抵达了。看着那静静流过清晨的溪水,嗅着那自顾自开放的隔世邹菊,听着不绝于耳的滴答声。真想牵一街的平平仄仄,入我余生,如胶似漆。会在宁静中,寻一间客栈,也做那淡雅的老板。给每一间客房取一个温暖的名字,把自己放置在随心的时光里。站在光阴的深处,守着一方清净,细看草荣草枯,花落花开。会在一个落雨的黄昏,迎来一些人。也会在另一个晨曦初起的清晨,送走一些人。来来去去,是在完成前世那500次的回眸,也是在继续今生无力的擦肩而过。

缘分,有时候是如此的强大,它会把千里迢迢的思念送达到的身边,仿似是一个不顾一切的疯丫头,爱恨嗔痴,都要灿烂的拉到太阳下盛开。有时候,又是如此懦弱,将离散归咎为宿命,悲谦的遗忘,痛苦的行走。华丽的遇见,仓皇地转身,各安天涯,永无再见的一天。如果有一天,我终于来到这样属于我们团体自己的客栈,一定还有一间书吧,名字会很奇特。也许有唤作有间书吧,窗台上攀着苍翠的藤蔓植物,音乐舒缓,空气里弥漫的是久别,遇见,和重逢。心,在曲子里渐渐的柔软和舒缓。任窗外,光阴流转。每天,走进来看书的人,形色匆匆,而后在音乐声中,在文字的王国里,甘心沦为臣民。阳光静静地爬上书架,书页,还有看客的衣襟。也许生意不见得很好,和空气一样,淡淡的。夜幕降临,书吧里的一切都卸下了白天里的淡妆,沉入自己的淡雅。一切都是淡淡的。华灯初上,缓步上前,牵手拾阶而出。小院里,月明星稀,月光温柔地打在木质藤椅上,墙角的菊开得正旺,盆栽植物郁郁苍苍。一岸的桃红拂过我的心,我心顿时温柔成一袭一袭的夜色,谦卑而羞涩。身边的尘埃和小草。这一生,深居简出。春深花媚,年月动人,不过是想,如此般经营着我的小日子。也常会羡慕女伴的洒脱和自由,随心随性。想走了,背起包,一个背包就是所有。于我,远方的山水纵然让自己一眼醉倒,可是身后的期盼,永远无法舍下。有些疼痛,珍珠般闪着光,而我甘心为蚌,承受苦痛。用清风瘦月般的心境,行走在阡陌纵横的尘世。远方的抗癌疗养中心,也许就是我心无法舍去的空念。不得不感谢这长长短短的光阴,总在无法继续下去的时候一袭温暖妥帖的念想。一个细细的寻向,追寻那尘灰之后静美或者雅致的前世今生。我的婉转,我的心事,也是我前世缱绻安放自己魂灵的地方。乘风而来又御风而去,却在我的心间留下深深浅浅,无法凋落的馨香。光阴易逝,前世今生。不过是在尘世的流转中,被尘灰掩盖。不过是在细碎的流年里,被山光烟云所懈怠。而那些洁净,清澈,温情的念想,已经顺着光阴渐渐丰满了往事。终是成全了一场守望。夜阑珊,流年换。纵然是隔了千年,隔了云月,隔了唐时的风,宋时的雨,温情在柳枝上安然发芽。原来,那一阕念想,已耗尽了命若桃花的文字,绽放在盛世清明的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